RSS
热门关键字:  黄龙玉  王伯敏  剪纸  锟斤拷纸  陆一飞

书札收藏正当其时

来源:《中国收藏拍卖年鉴》 作者:张忠义 时间:2012-05-17 点击:

  2009年,中国嘉德春季艺术品拍卖古籍专场,“陈独秀等致胡适信札13通”,经过激烈竞争,以554.4万元人民币高价成交,国家宣布首次行使优先购买权,将其收归国有。一石激起千层浪,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书札收藏引起广泛关注,无论古代、近现代还是当代的名人书札,都成为拍卖市场上的亮点。
  一、书札收藏异军突起
  在众多文物艺术品门类中,书画收藏投资始终占据着艺术品交易市场的半壁江山,其中兼具书画、古籍双重特征的名人书札收藏近两年可谓异军突起。
  2009年,上海敬华秋拍,陈寅恪先生文稿集以285.6万元成交。2009年秋,曾巩《局事帖》以1.0864亿元成交,这一价格创造了中国书札有史以来的拍卖最高价。2010年,杭州西泠春拍,近现代名人手迹专场成交率为100%。王国维《宋代之金石学》手稿拍出123.2万元;孙中山致日本前首相田中义一密信二通,以156.8万元成交。同年中国嘉德秋拍,周作人文稿拍出358.4万元;王羲之《平安帖》以3.08亿元天价成交;曾纡《草书与允直知县七哥札》只有30字,也拍出了4592万元的高价。2011年,西泠春拍“近现代名人手迹暨纪念辛亥革命专场”中,康有为行书《自作诗》以30万元起拍,161万元成交;严复草书《庄子养生主》12万元起拍,126.5万元成交;孙中山行书《博爱》二字也以126.5万元成交。为庆祝辛亥革命100周年,国内收藏界掀起了一股名人书札、手稿热潮。北京、上海等地各大拍卖行都不约而同增设了“纪念专场”,晚清至民国时期名人书札、手稿成为藏家抢购的热门藏品,价格步步高升。
  其实,书札收藏投资的潜力早在多年前就已初现端倪。国家不惜重金参与收购。2001年,首都博物馆以550万元高价收购清代郑燮《手书五经册》。2002年秋,“钱镜塘藏明代名人尺牍20册”以990万元成交,曾引起强烈反响,创下当时拍卖纪录。钱镜塘先生是国内著名收藏家,他花费毕生精力、秘藏了半个世纪的明代名人尺牍册,涵盖了明代两百多年历史中数百位重要人物的400余通书札,政治文化内涵极为丰富,可称是明代仕宦大全;所书真草行篆,是性格、流派各异的明代书法荟萃;600余页各色笺纸,也是明代不同时期造纸技术大全。某些书札内容甚至可以补充《明史》的资料。现在看来,990万元真是捡了个大漏。
  名人书札作为一个重要收藏门类,在国际拍卖市场上早已形成气候,如爱因斯坦给美国总统罗斯福关于原子弹的信件,1987年在纽约苏富比拍出了22万美元;哥伦布描写发现美洲大陆的信,1991年在伦敦佳士德拍出了44万美元;丘吉尔的7封情书,1994年在伦敦佳士德拍了7.68万英镑;尼克松总统的辞职信,1995年在伦敦苏富比拍了8.28万美元;美国作家马克·吐温(1835~1910年)的未发表手稿(《家庭素描》,共65页),2010年在纽约苏富比以24.25万美元成交;美国林肯总统最后一次演讲的手稿,2002年在美国以308.6万美元拍出,创造了美国总统手稿资料的最高拍卖价格。2008年,《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作者——英国女作家J·K·罗琳的配图手稿《游唱诗人比多故事集》,在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95万英镑成交,创下当今世界现代文学手稿拍卖价格新纪录。另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1994年,微软总裁比尔·盖茨以3080万美元的价格拍得一份达·芬奇的科学手稿,令这份手稿成为全球最贵的“图书”。据估计,达·芬奇留下来的1.3万页手稿,目前知道下落的只有7000多页,多收藏在公共博物馆和图书馆中,而比尔·盖茨是最大的私人收藏者。
  二、书札收藏的历史简况和现实意义
  所谓书札,从字面看,主要是书信和文稿,其实它的涵盖面要广得多,如日记、便条、跋语、题签、笔单、随笔、贺词、首日封等凡与书迹有关的均可归于书札范畴,形式不同,涵义相类。在古代,写字用的小木片叫“札”,写于竹上者称“简”,写于布帛和纸上者称“帖”。
  古人云:“尺牍书疏,千里面目。”书札在古代是人们沟通情感和交流信息的主要媒介,具有多重文化价值和意义。中国关于书札的收藏由来已久。魏晋南北朝时期,书札应用甚为普遍,并且渗透到文学、书法艺术等各个方面。其后各代均有大量书札佳作。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平复帖》是迄今发现最早写在纸上的书札。作者陆机是三国时期人,他为了祈求友人病体康复,而致札问候。明人董其昌在札后跋曰:“盖右军以前,元常以后,惟有此数行,为希代宝。”书札也是过去皇族贵胄钟爱之物,清代乾隆年间的《三希堂法帖》中就收有被乾隆视为稀世墨宝的三件东晋书迹,即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摹)、王献之的《中秋帖》(摹)和王珣的《伯远帖》。此外尚有“万帖之祖”《淳化阁帖》、颜真卿的《祭侄文稿》等法书墨迹,其实都是古代书札。由此看来,书札在文学史和书法史上都占有重要位置。
  进入近代,由于政治动荡、社会变革、中西文化碰撞等因素,信札内容愈加丰富,个性化特征极为突出。特别是各界名人的学术著作和文学作品原稿,更是颇具文献和史料价值。透过这些手迹原件,后人可以更好地了解作者当时所处年代的风俗人情和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它为后人研究前代历史提供了真实可信的第一手资料,可以补充正史之不足。一通书札,往往可以反映时代整体特征和体现书者个体的综合文化素质。
  当今正处于历史大变革时代,与过去信息闭塞相反,现在的通讯手段层出不穷,电话、传真、短信、email等多种联系方式已向人类延续千年的通信方式提出严峻挑战,并将在最短时间内取而代之。传统意义的“书信”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甚至几近灭绝。我们再难闻到那墨香,欣赏那手书的艺术,体会那心中的温暖了。至于文稿,“无纸化办公”的普及,使得人们轻敲键盘便可搞定文字,有谁还会使用毛笔钢笔去一笔一划书写?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和生活习惯的改变,名人手书原件、真迹越来越少,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就连书法,也失去了往日的实用功能而变成了一种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的艺术特长,今人已很难再见那信手拈来的娴熟与潇洒了。因此,书札经历时间的推移会更加弥足珍贵,必将和其他文物一样成为具有多重价值的至宝,被后世珍藏、流传。
  三、书札收藏的文化内涵和多重价值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