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黄龙玉  王伯敏  剪纸  锟斤拷纸  陆一飞

“只有一件”——陆一飞紫砂大写意创作手记

来源:艺术家提供 作者:陆一飞 时间:2017-11-21 点击:

 

空山

 

  2017年春天,我在朋友们的鼓励下,开始尝试紫砂器物的书法创作。
  一直很喜欢紫砂,它是中国式的高雅。内敛含蓄,扣之有金石之声,其质本朴,有君子风。久用之后,烟火之气会消退,古朴大雅,又充满灵性。
  宋代的紫砂壶,粗犷朴素。明代时大彬、惠孟臣、陈鸣远等紫砂巨匠的作品一直是文人寄兴的雅物,是中国的审美大宗。

 

 

一样香味

 

  清代陈曼生创制的“曼生十八式”,以及1948年吴湖帆、顾景舟二位宗师合作的五把“大石瓢”都成为紫砂艺术的典范之作,成为时代审美和人文精神的高峰。
  然而,大师远去,近世以来,紫砂器制作的工艺家们,注重工艺细节而少却了朴素和文心。书画成了砂器的附庸和点缀,紫砂器工艺往往以工细纤巧为能事,大雅久失。
  由于审美的缺失,当代的紫砂艺术致唯巧为美,民间不惜以巨金购藏,也助长了这个风气。于是,中国文明朴拙磊落、崇尚天然的高贵精神,在紫砂一道上渐失。

 

 

无忧

 

  书、刻的分离是书画在砂器上艺术精神失真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书画家在砂器上创作的怯场,大多只能以纤小之笔为砂器点缀;或书画在纸上,由艺匠移摹翻刻。当代工艺匠师审美的局限性,又导致移摹翻刻的过程,把书画原件的神采和生气丢失。因此,一道道的失真之后,少见书画入砂的“大器”。
  地域等因素的限制,使移摹翻刻成为名家书画作品在紫砂器上表现的主要方式之一。作品的反复复刻、加之工艺大师代工现象的严重,紫砂艺术创作的唯一性得不到保障。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到紫砂的原产地宜兴丁蜀,捧起一截紫泥的时候,心里充满了敬畏和期待。

 

 

为有梅花暗香来

 

  “紫砂大写意”的提出,书法成为紫砂器创作的主体。
  挥毫直书、放笔纵横,存真存朴存天然!在这里,紫砂坯器成了我的纸。
  “紫砂器上的花样年华”,这是我第一次去丁蜀时的作品,在这件作品的墨拓上,是这样题记的“紫砂器上的花样年华。丁酉西湖莲开,一庐初试砂器,放笔直书,不安排、不思量,一任天然,以存本朴。” 希冀在这片神奇的泥土上,大大方方地出现烟霞气象。这是我要的一派真元,而不再是一成不变的“旧模样”……
  冲破旧范式,紫砂还是紫砂,只是希望褪去旧衫,焕然新姿。

 

 

紫砂器上的花样年华

 

  放笔、大写,才能意出毫端。怎么能将毫端意象真实地展现在这砂坯之上?刻工是一个大问题。
  对书法的谂熟和精通,对审美和心性的把握,对写意刻砂手法的熟练,在创作过程中对原作的取舍、提炼,每一个细节都至关重要,差之分毫,神采气韵上往往会失之千里……
  庆幸的是,我有好友翟天鹏先生。天鹏先生是禅画宗师圆霖大师的弟子,多年来以禅意书法寄托心性,并研习紫砂手刻多年,对我的书法创作和想法,天鹏也很熟悉。
  我来书写,天鹏为我手刻。有了这样的高手助缘,紫砂大写意这条路走通了一半。

 

 

《陆一飞紫砂大写意作品个展》展览现场

 

  丁蜀的往来,让我真实地“误入旧时光”。
  顾景舟故居的那条老街上,当时各位前辈的旧居旧迹都还在,我在石皮铺成的老街上漫行,似乎不远处,一打开门,就会走出一位旧时光中的老艺人……
  此情此景中,让人又回到了那个虔心工艺的岁月,沿着老街旁的小河边走走,和风伴我闲。心安静了,此地的紫泥也变得亲切了。
  几位功力深厚的传统老艺人为我准备了我想要的坯器,每一次的丁蜀行,都会和他们深入地交流,因此他们知道了,我要什么。
  挥毫之时,笔随着砂泥上着笔的触感,随时在调整,泥迎合着笔,笔迎合着泥,彼此迎合着,如同久别后的重逢。

 

 

繁花

 

  “紫砂上能这么写吗?”“能这样刻吗?”……丁蜀的老师傅们起先的狐疑、旁观而至欣喜及至欢呼。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