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黄龙玉  王伯敏  剪纸  锟斤拷纸  陆一飞

陆一飞:本焕长老的书法

来源:艺术家提供 作者:陆一飞 时间:2017-03-10 点击:

 

本焕长老(1907-2012)
当代禅门泰斗,曾任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

 

  本焕老和尚的字,是堂堂“大人字”,大海不扬波,格局很大,特别的庙堂气概。
  2006年的冬天,我第一次去黄梅四祖寺参加冬季禅七。四祖寺是中国禅宗第四代祖师道信大师的道场,创建于唐武德七年,是中国禅宗第一座寺院。
  现在的四祖禅寺是本焕老和尚复建的,宫殿式的传统寺院建筑,堂皇宏大。寺院重要的匾额、抱柱都是本焕长老书写的。那次的黄梅之行,第一次见到了净慧老和尚,第一次有了打坐的体验,也第一次见到本焕长老的字迹。
  四祖寺看到的字迹,是老人家九十多岁时写的,用笔规规矩矩,笔笔送到,字的气象撑得很开,守正不阿,威仪凛然。

 

 

 

  本老的字,似乎是从唐人中来,颜真卿楷书大字泱泱风烈的气象和风骨与本老特别呼应,本老字的来源应是从颜楷而来,毛笔打得开,收得拢,笔笔站得住,字字立得牢。稳当当如泰岳,大风吹不跑。九十多岁时写的字,和《东方塑画赞》、《颜家庙碑》的用笔、结体特别接近,特别庄严。
  本焕老和尚百岁前后的字迹变化很大,百岁后,字由端庄而变得更古拙,用笔还是那样扎实,结体上却出现了之前不曾见的天趣。

 

 

 

  我仔细看过本焕长老的许多照片,之前是很辛苦很实在的传统修行人的模样,百岁前后,相貌变了,龙象之态出现了,而且,笑容灿如星辰,这是百岁之前的留影中所见不到的。
  百岁前后的字也突然变化了,放松了,大开大合起来,结构的通透欹让,用笔的天真自然,老和尚的字由威严而现童心,之前唐楷颜真卿的底子依然还在,这股正气守了老人家一辈子,写字时却多了些隋人楷书以及北朝碑记的灵动和自由。
  通会之际,人书俱老。

 

 

 

  百岁后的字,字形上烂漫无住,用笔随机生发,气势上其实更恢弘。书为心画,本老的字又是一例实证。
  本老曾在沧桑岁月中,守望初心,手书佛经二十多万字之巨,曾见到一部《普贤菩萨行愿品》影印本,世称“血经”,是老人家早年的小楷抄经作品,用笔安详严谨,一丝不苟,用笔的细微变化和字与字之间无意中的律动,却已显现了晚年书迹的端倪。虽然是小楷书作,落落大方中弥漫着庙堂的正气。

 

 

 

 

 

  2015年夏天,在赵县柏林禅寺见过几件本老为柏林寺书写的贺联。因为写在已裱好的对联纸上,已是半生熟的纸了,所以见到的书迹墨色很特别,很沉着,线是积点成线的,点点点似珍珠串串,又很生辣。当时看到觉得高华中显得格外纯洁,干净到出水而不染的感觉。之后,见过几件长老九十多岁近百岁左右的字,如“常随佛学”、“莲苑”等,字形偏扁,横向取势,藏锋切入,逆锋切出,用笔非常周到,线守得很紧,但已经与常见的颜体风格迥异。

 

 

 

  本老的字迹,用笔其实很轻松,但字迹线条特别特别厚重,特别饱满,线很沉着,一股真气沉到纸的背面,线的两边也不会斑斑驳驳,是很干净的微微平动,线条格外饱满,墨色似乎在随着字势而动,又像是有很厚的墨堆在线上,像刻出来的,特别有体积感。
  本老字中的“点”直来直去,堂堂大方,古人说好的“点”如高空坠石,看了本老的字迹,果然是这个样子。
  岁臻百龄后的几年,本老的字更加奇古,真力弥满,万象在旁。把修行人自由高旷的星空给写出来了,落款“百岁”的“百”字往往是画出来的,特别有真趣。
  百岁那年的字,落笔铺锋,海底捞月似的。线条很粗壮,提按顿挫也很明显。线条比百岁前写的字更加润泽酣厚,边线与纸的摩擦偶尔会出现特别的苍茫。线和线都快碰到了,却干干净净不会交融,可以看出百岁翁超人的掌控能力。
  “精进”两个大字是老人102岁时书写,用笔特别干净,可能用的不是太大的笔,入纸出锋都用切笔,直截了当,整幅字来龙去脉交待得清清楚楚,一点也不含糊,通篇又特别沉着和厚重。“精”字四个竖笔的不规则、欹让、姿态无穷,而“进”字的“辶”厚重分明,尤其是收尾处出锋向右上一扬,凝重中见悠扬,恰似一柄铁如意。后来刻了一副匾,挂在了邢台玉泉寺的亭子上,浅褐色的底子,字是上好的石绿色。刻好后,“精进”两个字更显得斩钉截铁,特别威严,又有生气,挂在寺院里,天天催人奋进。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