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黄龙玉  王伯敏  剪纸  锟斤拷纸  陆一飞

陆一飞:小河淌水—记程十发先生

来源:艺术家提供 作者:陆一飞 时间:2016-09-08 点击:

 

 

陆一飞先生(左)、程十发先生(右)

 

  程十发先生是中国人物画的革新者,程先生早年在上海美专求学,加之天赋禀性,对中国传统人物画技法和程式,有深刻的理解。尤其对明代人物画大家陈老莲、晚晴任伯年的画风技法用功极深,这二位大家是明清以来风格型、技术型的人物画的高峰。
  然而,在程十发先生的笔下,人物一改春风面,稔熟的传统程式,以非常新颖、非常生活化的形式出现,深入少数民族地区采风,大量绘制故事性连环画,将民间艺术样式直接用于人物画创作,现代服饰、现代题材入画……多样的形式,丰富的题材,新颖的笔墨表达,给新时代的人物画创作带来了一股春风。这种求新求变的艺术思考形式,带有主动性。在上世纪50年代,全国美术教育、美术创作全盘“苏联”化的时代,程十发先生坚守中国画的笔墨、造型,坚守着中国画的本味,却求新求变,多么难能可贵。
  《小河淌水》是云南民歌,曲调抒情、浪漫,令人陶醉。1957年,程十发先生在云南边塞写生中,即以《小河淌水》作为创作题材,反复绘写,他曾在一件作品上题记:“余喜听云南民歌小河淌水,每听毕即作一图,然皆未能达词意,此为近日灯下闻歌,用率笔写之,自为略胜……”《小河淌水》等一系列民间题材、生活化题材的中国画创作,使程十发先生的创作充满热情、充满生活,冷冰冰的传统人物画中,大家看到了鲜活和希望。这才是程十发先生人物画的意义。
  当年参加由文化部组织的云南德宏傣族景颇自治州写生团,创作了大量的少数民族题材的写生作品,并在当地创作了长篇彩墨连环画《召树屯与喃木诺娜》,这套一尺见方的作品之中的一部分约40件,在2005年嘉德春季拍卖会中以1100万元成交,创造了程先生同类作品的最高价。
  程十发先生的线条古拙、奔放,得益于书法。他在上海美专求学时书法老师李仲乾给他的影响至关重要。李老师是清末大书家李瑞清的侄子,当时十发先生晚年纪念文章《李仲乾老师印象》中有这样的记录:“他鼓励我写钟鼎、北碑,他写给我们示范的作品大约有散氏盘、毛公鼎、瘗鹤铭、郑文公、张猛龙等书体。他的用笔一波三折,转折顿挫别有一种景象,使我受到不少影响。以后我对北碑及民间书体十分爱好,一直到现在,我对魏晋木简、草隶怀着艺术崇拜感情,这种刀法与笔法相融的趣味使我画笔受到营养,我以后醉心于魏晋木简、草隶,是从这条路上演变来的……”
  北碑、魏晋木简、草隶,程十发先生的自叙明明白白地把他书法的来源讲清楚了,这些书体,都在唐人之前。自由、奔放、灵动、古朴而无拘无束,变化多端、神采奕奕而不拘泥于固化的点划、间架,泱泱风烈、气宇轩昂,那个时代的先民,活泼生动的一面尽在书体中表现。
  程十发先生的绘画艺术是活的,艺术造型的核心基础是线,程先生正以这种灵动活泼的书法线条作为基调之线,演绎了他的艺术世界。不论书法还是绘画,线条的洒脱、随机、应物象形、随机的大开大合、随机的起承转合、心手合一处无不是北碑、魏晋竹木简、草隶神韵的呼应。
  每于奇处见精神,从十发先生留下来的画作、书作及可以见到的谈艺录中,求奇求变、深入传统却又对传统绘画革新变貌的思想,始终一以贯之。
  程先生的绘画信手拈来,时出新姿,这是艺术的迷人处。到了晚年,人书俱老、人画俱老在复归平静处如期而至。这种现象在庚辰年80岁后更加明显,一改之前灵动、活泼的线条,变得古朴、凝重,用笔微颤,拙味很重,积点成线,断断续续中宁静致远。水流花开处生机四现,画面变得安静起来,却非常的空灵。老之将至却掩不住深心一片,久以期待的禅的境界在十发先生笔下无声流淌。
  一辈子的挥洒,到了八十初度之时,突然有了更深的境界。程先生八十之前的作品可谓“功夫画”,也可戏称为“漂亮画”,而庚辰年80之后出现的境象,却是繁华落尽真容自现,字里画中无不是真性情的流露。沧茫浑厚中,一生积累的灵动活泼也时不时向人召唤。
  程十发先生是松江人,是家乡的光荣。他自小住过的马路桥富家弄离我在松江的家并不远,因家乡人的关系,一直以来对程先生特别的关注。松江名园醉白池,荷塘池沼之上的廊坊,“醉白池”匾就是十发先生旧题,是带有汉简的款式,白底黑字,是大家留影的标志。
  “东清楼”是我昔时的斋号,为准备出印集,曾托友人请程先生题过“东清楼印稿”,是程先生八十岁那年题字,字写得安静又透着骨力,是我斋中珍璧。
  我有一件题名《草原印象》的画,是在一张旧皮纸上画的,很丰富,人物、鞍马线条都特别古拙,点染得也特别用心,马背上还驮着狩猎归来的收获,马蹄边星星点点的绿草杂花,整个画面很有生机,又和谐统一,是程老八十岁之后的上乘作品,一直悬挂在润庐的东墙上。
  还是因为友人的良缘,还为我求得过一件上好的书法,也是八十岁那年所书杨万里诗,是一件四尺整纸的大件书作,一气呵成,古意盎然,其中的句子“百年人物今安在,千载功名纸半张……地炉火暖灯花喜,且只移家住醉乡”,每每读过便会令人有无限的思量。
  我的多年好友,沪上公安系统的前辈陈明军先生是一位雅好艺术的儒将,敏而好学,对书画的见地很深厚,人又极谦恭,身上有难得的君子之风,因此程十发、陈佩秋等沪上老一辈艺术家都很愿意与之交往。明军先生向来仰慕王伯敏先生,对王老的著述、书画如数家珍,钦佩异常,于是我引荐来湖上拜望伯敏老师,与王先生于半唐斋喜而相识,之后也有颇多的交往,这大概是两千年左右的事。
  承明军先生的美意,在2003年10月1日,特地邀我去上海拜访程十发先生,那年程先生八十三岁。
  那天驱车来到沪西程家桥,十发先生的寓所,是住一楼的公寓,程府上下与明军局长非常熟,去访的房子是程先生与长子程助共住的,那天次子程多多先生也专程赶来陪同。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