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黄龙玉  王伯敏  剪纸  锟斤拷纸  陆一飞

极迹在人间—再读乘清长老的书法

来源:菩萨在线 作者:陆一飞 时间:2016-09-07 点击:

 

 

 

乘清长老执笔写字

 

  空一法师又发了一些乘清长老书法的图片来。
  书为心画也好,字如其人也好,一切以书法的语言来评论这位104岁大长老的字,都觉得不妥当。
  只是呆呆地看着,呆呆地看着,心里什么也没有。
  百岁的风云,百岁的人生,百岁的甘苦都是在字里了,不用提起也无须放下。
  又见到几张乘清老和尚的照片,其中有二张黑白的照片,老人家在执笔写字,专注、安详。那是久久远去的民国大师的神情。
  老和尚是个修道人,修道人是不会把写字看得太重的,所以想到写字了就会去写字,只是写字而已,所以什么也障碍不了他。
  乘清长老一百多岁了,还能写很大的字,写字哪是在写字,写的无非是胸怀和气量,“字如金刚杵”,当世修行人擅书者中难得有这样沧海龙吟的气魄。
  老和尚的眼神很特别,说不出的不一样。常常会从空一师、陈志超兄的微信中看到长老特别特别活泼天真的样子,活泼到比孩子还孩子。“复归婴孩乎”,用这样的句子我就觉得说的就不是乘清长老了。他的天真是沧桑后的回甘。
  这个一百多岁的老人身上,找不到的是暮气,活泼自在中却有藏在最里面的倔强,从字里看得出。百年人生一笑过,大家看到的是一团和气。挥毫时的自在、从容,笔下却时时有风雨雷电、龙象虎形。那是掩不住的。
  乘清长老的书法其实是他的心,老一辈修行人的磊落、简单和实在,在他的笔下直来直去。
  《素处以默》四字似乎写得很慢,线条极其苍老,看着字迹,如同听见毛笔在纸面上一段一段摩擦的声音,墨和纸,只剩下黑和白的较量。用笔的肯定和果断,在极慢的书写时,微妙地抑扬顿挫,亦步亦趋似的运笔推进中,起承转合,明明白白。
  这幅字的右下角有大幅面的空白,出人不意,却觉得存在的合理。正文写得安详大度,落款处一如既往地还守着这样的运笔,更加高古空灵。
  乘清长老书作的空间感很特别,大开大合处往往会造成特殊的空白,见到的每张字似乎都有这个特点,这个空白便是字的眼睛。
  长老的字在泱泱大度中其实有各种各样的表现方式,执笔书写时的瞬间不同又即时在笔线之间流露。当然,长老才不会去设计和安排,他只是高兴地去写。
  繁华落尽之后,剩下的是天真和天趣,剩下的是无忧和舒畅。长老在书写藏文咒语时,线条一改常见的长枪大戟,变得那么悠扬和动人。长长的线条,舒缓而波动,如苏东坡的句子。“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那种线条实在是妩媚的春波,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优雅和委婉。一位百余岁的老人,他的心会这样的柔和和甜美。
  看多了老人家的金刚杵、定海针,实然觉得此时的明媚又回到了云上春山。
  朱笔写成的藏文“唵”字灿若朝霞,天光云影中又似凤凰在摇曳升起,朱色的变化凝重而鲜活,水灵灵的透出光和亮来,看着字迹似乎能还原出书写时毛笔笔锋的动感。是个字,是幅画,是凤凰,是心花……
  “一味”二个字却是阔笔横扫而成,“味”字的撇捺几乎是靠着毛笔的惯性振笔打出去的。一百多岁的老人家,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气势,横式的字幅,落款居然还用横式的排列,在左下角从左到右,横式书写,全不顾常规。“我写我家法”,处处出的是奇兵。
  “本朴美学馆”的题字又如天花烂漫,无始无终,全不顾什么“千古不易”的笔法,信手提笔写来,管他什么。
  这些说道,其实都是旁人的心思,与老人毫无关系,他只是在写字,哪里会想这么多。
  乘清长老书法的意义其实更在于通过毛笔,自由之境的随机展现,无拘无束,一任天然,迥异了壁垒森严的“书法家”们,没有规轨,没有程式,没有方法,没有什么,写字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也没有什么好与不好,生活就是这样的,写字就是这位老人生活的当下。
  自由自在,没有书法,只是在写字,只是在写字……

 

 

“一味”

 

 

乘清长老书写藏文咒语

 

 

灿若朝霞,天光云影中又似凤凰在摇曳升起,朱色的变化凝重而鲜活

 

 

乘清长老书写“本朴美学馆”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